徐牧原:新环境探索新方向

采访:廖慧、杨孟超
问:你们当时是几个人约着一起过来的?
徐牧原:对。
记者:跟廉学洺他们?
徐牧原:嗯,我嘛,廉学洺嘛,黄明进这些。廉学洺先来几天,因为他们在老蓝顶的房子到期了,他先搬过来。我们E区基本上是一起走的,有几个是到栀子街。我跟廉学洺、黄明进他们就到这里来了。
记者:小区环境不像这里方便交流。
徐牧原:是,小区里门一关就没有交流的那种欲望了。像在这里,我们几个认识的,经常见面,过来转一下啊,喝下茶啊,心情要好一些嘛。
记者:搬一次还是多折腾的。
徐牧原:是。搬了两大车,装的满满的。我搬之前把我的大画框都改了的,你看,这个画框都是改了的,改成这么小的,原来有两个这么大。我原来想做比较大点儿的画,因为我的作品视觉是俯视的,这个视觉,如果小了,看着就很小气。适合画大画,再一个材料的粗糙,大画相对就好一些,退后看,远点儿看就显得更丰富。
记者:你到这儿来,适应得怎样了,现在都三个月了。
徐牧原:差不多了。我觉得还是很不错,我来画了一大批画,画了十多张。
记者:那你算是适应得很快的。
徐牧原:现在我想调整一下,因为一个方向的画画久了也要考虑这种语言能不能适合其他的形式。就在形式上再探索一下,比如,能不能画松树,像那种粗糙的表现就很像松树,我能不能换一个题材,我正在考虑。这一系列叫蚀系列,主要是想表现人与大自然的冲突。电子原件(蚀系列的创作元素之一)代表科技,而这个沙石恰恰是自然的最好的一个代表。就是想说明这个冲突。这个还想走下去,但是我还想扩宽一些。自己在其他的方面再尝试一下。
记者:从画沙石开始进入到松树这些植物的表面,还是跟对环境的想法有关系。
徐牧原:对对,我的画基本上从开始到现在都关注人生与环境,尤其刚开始选择这种大地的题材,跟我小的时候在草原上生长的这种环境有关。戈壁滩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所以我比较怀念。当然地震对我的影响也是相当强的,以前的沙石画得相对比较平缓一些,而地震以后,这种像空中拍摄的画面,相对来说更强烈,也促发我08年以后的这批画,就是直接表现人类的活动跟自然的活动,这样的冲突。以前如果是能画树,或者是画草,甚至于画人,都跟这个环境,应该分不开。
记者:你的主题是固定的,通过不同的方式来深化它。
徐牧原:对,就是想把这种语言的流淌,沙石的流动进行扩展,不光是这种山坡,这种自然的表现,还要进一步塑造其他的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