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琨:蓝顶美术馆将朴素又好用

 

在中国这些已经成名的少壮派建筑师中,早年具有文人身份的刘家琨算是比较特别的一个。他不热衷于往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扎堆”,长久以来始终立足于四川成都这片土地。从“艺术家工作室”开始出手。从事建筑设计这么多年,刘家琨一直乐于当个文人,作为目前最当红的一线建筑师之一,刘家琨至今仍觉得自己当初入行建筑设计界简直是阴差阳错。1994年,刘家琨为画家罗中立设计了艺术工作室,这让刘家琨体会到了建筑从设计图纸到实物的乐趣。1995年,刘家琨又为画家何多苓设计工作室,成为他的“艺术家工作室”系列中的代表作。之后,他又陆续接手鹿野苑石刻博物馆、建川博物馆等项目,刘家琨在设计小型文化空间时对于环境的把握和解决问题的创造力为人称道,这些作品奠定了他国内一线建筑师的地位。由于土地所属权等问题,刘家琨并未参与到蓝顶一期项目。如今,他决定入住即将投入建设的蓝顶艺术家工作室,并亲自操刀设计蓝顶美术馆。



Hi艺术=Hi 刘家琨=刘


与蓝顶的不解之缘

Hi:你是怎么接触到蓝顶当代艺术中心这个项目的?
刘:蓝顶一期,就是周春芽他们现在工作室的地方,当时最开始策划的时候,我就参与了,也是当地找我做规划设计。因为我是搞建筑设计的,接触的土地纠纷比较多。当时土地的那个状态,我胆子没那儿大,我就没敢去。但是艺术家们去就对了,艺术家可能不太了解土地方面的事情。郭伟他们都说我决策错误。我说你也没错,我也没错。反正也还是经常去玩。后来他们要做二期,何多苓、郭伟他们都说,二期你好歹得来吧。今年他们给我介绍土地的情况,我觉得还行。现在二期的土地就是双流县一家的,其实是那个区最靠近城区的一块,算是一个尖角的地方。土地的性质虽然还不是房地产的性质,但是也不是不合法的小产权,算是集体用地里面的建设用地,中国最正规的土地有五个证,他们有四个证,只是没有房地产的那个开发证,有点像现在流行的总部基地。只不过这个总部是以艺术家的工作室为基础的。在这种情况下,好歹这算是比较清楚的一个。所以我就准备去,当然如果自己准备去,那就关心的多一点。何多苓还跟我说,你既然要去,肯定要多考虑一点,当然我不光是考虑土地了,我也考虑建一个美术馆,既然大家的工作室挨着,我就说干脆连美术馆一块给他们设计了。当时还有个契机,是他们来找我,让我帮忙看看一些美术馆的方案。





Hi:是市政府那边吗?
刘:不是。就是蓝顶那边,他们也征集了一些草案。那些草案,他们也比较为难,因为比较难实现。所以我说既然我到这儿,我就来做了。因为我比较熟悉艺术家的一些要求,这么多年打交道,我想做得朴素一点,好用一点。先把大的方向做出来,当然现在也是把大的方向做出来。我去做了以后,他们好像又有一些想法,干脆整个区域都请我再想想。当然别人在做规划,还有剩下的很多艺术家工作室,让我当顾问作指导。所以我现在在负责美术馆,然后作为整个园区的规划顾问和帮忙给负责园区规划和工作室设计的公司提点意见。


蓝顶的特别之处

Hi:你自己也会入住到蓝顶去吗?
刘:我想我可以进去。

Hi:蓝顶有什么吸引您的因素吗?
刘:那块地比较有意思。它是比较成熟的新农村,因为三圣乡早年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个典范,那是离城比较近的,又有一些田园风光,然后现在还有一大帮艺术圈的朋友在那儿,也不远。他们规划的房子都是带有大空间的工作室,也比较符合我的要求。其实很多空间不符合我的需要,很尴尬。比如美学上面什么地中海式的建筑等等,我一个建筑师也不好意思住那么矫情的房子,我觉得比较朴素、高空间的房子比较好。我们还是要强调实用性,我们也不是在那儿当阔佬。






Hi:你跟艺术家之间交往的时间也很长了。
刘:那时间就比较长了,因为早年大家都学画画。后来我学了建筑,他们很大一帮人读美院的比较多。像何多苓那些很有名气的人,当年还在考美院呢。

Hi:什么时候开始为艺术家设计工作室的?
刘:实际上我是阴差阳错读了建筑学,虽然学这个专业,但是不太感兴趣,毕业之后我开始也没有正经搞。1993年的时候,罗中立找我做工作室,那也算是我正式做建筑的一个开始。一开始就为艺术家做工作室,就这么一直串下来了。

Hi:设计过很多艺术家工作室之后,您觉得蓝顶有什么不同?
刘:整个的蓝顶大片区我觉得有点不同,它跟什么上海的8号桥、苏州河那种工业的状态,工业厂房的状态不同,跟北京的798也不同。因为成都平原是一个农耕文明特别发达的地方,四川虽然不一定算是当代艺术的高地,但是起码可以算一个人才基地,好多人都从那儿出来的。这个状态很符合当地的生活方式,当代艺术也在里面。这在全国的范围里是一个独特的状态。而且如果土地比较稳定的话,当然也不会像宋庄那样赶着到处跑,我觉得还算是能够兼顾几方面的要求,而且也有自己的独特性。

Hi:对,而且成都本来就是一个很舒服的城市。
刘:休闲,节奏慢,比较个人化,也没有什么潮流,都是松松散散的个人,其实比较适合艺术家的生长。


美术馆要讲求实用

Hi:你对蓝顶美术馆的构想是什么?
刘:因为前面的很多方案都是追求造型。美术馆毕竟是拿来用的,我想还是从实用出发,然后再变化出所需要的美学品格。因为从美术馆的环境来看,很民间、很田园。然后又要做当代美术馆,我就用了最民间的语言,最实用的几个方房子,但是根据不同的功能组合,每一个空间其实相对于它的功能来说,是最实用的一个房子。这几个凑在一块,自然会有它的型。材料基本上用当地农村最常用的一些材料,有点像用民间语言来提升一下,这也是当代艺术的一个方法,也能融合当地的文脉。又朴素又好修,也符合蓝顶现在这一块大的氛围。






Hi:你怎么理解蓝顶美术馆的当代性、地域性和田园性?
刘:当代性好解释,反正有艺术家在这边,整个艺术区本身也有一个姿态。地域性就是因为它不同于北京、上海这种大都市的工业遗产,它真的就在乡村里面,四川的农村是真农村,因为它确实是农耕文明,主要因为成都平原本身算中国农耕文明最发达的地方,这是一个资源,不是说因为是农村就落后了,这是遗产。蓝顶周围的地形、地貌、植被都很有特色,而且跟农民在一起,周边的农田还在耕作。


提取当地文脉

Hi:你在做蓝顶艺术中心项目的时候有什么构想?
刘:一般来说,基本方法要一致的使用,因为建筑师有一个基本任务,就是创造更好的环境。对于我个人来说,怎么样把现有资源用到最好,这也是我的一个方法。这个资源包括好的资源,还包括不好的资源怎么样转化,怎么样把资源运作得更好。刚才说蓝顶艺术基地项目地处农村,你要是鄙视它,它就变成一个阻碍了,你要是把它当成好的资源,就可以变成它的特点。蓝顶艺术基地项目周边都是农民修的房子,要是抵触鄙视它就不好了,但是如果从里面提取它的语言来做,那它就变得我好的资源了。我基本上是走到哪儿都要因地制宜。

Hi:蓝顶美术馆方面会有一些什么特别的设计吗?
刘:首先还是要尽量节约用地,土地来之不易。具体操作方面,我把所有想要的功能先归纳,归纳成不同的分组,然后再考虑每个分组应该是什么样,一个一个方盒子就是最实用的方法,也是最好修的。有的大一些,小一些,跟其他的不同,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根据角度再组合。表面看起来,整体上有一些刺激性,但是实际上每一个部分还是最适合自身功能的。然后用一些建筑技巧把它们连接在一块。这其实是最普通的,但是组合了以后又是不普通的。

Hi:在建筑语言和技术方面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刘:当然是有的。一个建筑师毕竟还是要用自己的建筑语言来表达。我所有的依据其实都是从现有的状况里面抽取的,而不是要做一个飞来物或者是一个特炫耀自己的。语言上还是一些现代建筑的语言,但是我会刻意从此处的当代农居里面提取的材料,材料可能就是抹灰,农民常用的抹灰,会提高它的品质。如果能够做得成功的话,把最简单的东西提升到一个美学高度上,大体是这些做法。现在好多建筑做的特扎眼,其实挺紧张的。做蓝顶美术馆的时候,是要跟四川当地的氛围结合,创造出比较松弛,比较放松的状态。

Hi:跟生活状态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
刘:对。蓝顶艺术项目的策略都是跟当地的文脉怎么提取,还有实用性。怎么样是创造同一个族群,然后再有适当的区别,建筑修出来,可能有时候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是如果大策略是这样,就还是这个方向。

Hi:有没有想过把美术馆做成一个蓝顶地标性的建筑或者要摆出一个艺术区的姿态来?
刘:我还不是特别想这样做。蓝顶艺术区会变成一个大片区,艺术家的工作室其实也都是比较实用的方体块,我让美术馆跟工作室是同一个族群的,而不是要唯我独尊或者跟周边都不一样,只不过因为它是美术馆所以会特别一些,它的特别是因为功能决定的。美术馆和艺术家工作室不一样,每个人的工作室要求很具体,可能众口难调,只能做到达成共识的比较中间的状态,没那么极端。但美术馆可以稍微极端一点,当然这个极端也不是让它豪华,是让它更朴素一点,彰显一种美学精神。艺术家给自己弄房子的时候,对建筑的品位不一样,有一些说不定还想搞得豪华一点。所以我们的美术馆就彻底朴素。但是这个朴素又是需要用建筑的语言来提升它的,把朴素当成一个品格。


蓝顶艺术区的影响

Hi:蓝顶艺术区和周边的自然环境达到什么关系会比较舒服?
刘:工作室现在都是在一个一个的小坡地上,小坡地之间就是基本农田,不会像宋
庄那样已经变成一个大集镇,北方农村大部分是这样的。四川有一个四川特有的格局,叫林盘。用专业的术语来说就是离散式的聚落,四川的林盘就是这一丛竹子,那儿一丛竹子,一片一片竹林中间隔着田地,小的三五家,大的三四十家都住在竹林里。那么蓝顶这个小坡地如果能够这样形成,周边还是农田的话,其实又保持了一个田园的基本状态。当然这个园区里面人都是艺术家,如果不是跟艺术沾边的人,也不一定会喜欢,为什么房子的主体是那么大一个工作室空间,会觉得不实用,但是艺术家就需要这样。

Hi:蓝顶艺术区跟城市,和一般的民众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刘:倡导一种生活方式。这种倡导当然是艺术家自己的,或跟艺术沾边的一些人。当这些人都聚合在一起的时候,确实会出现不同的氛围,我估计不会像现在做奢华楼盘或者别墅区一样去矫情,什么北美啊,地中海啊,然后每家人住在里面,其实也没关系,精神上没关系,多半也不认识。而且这个邻居还有点互相防范。在蓝顶的好歹都是这个圈的人,我希望它形成一种比较健康的,比较自由的,喜爱艺术的人之间的一种邻里关系,这种情况在房地产别墅楼盘里面还是没有的。我其实挺喜欢蓝顶现在的青年艺术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密切,气氛更年轻,更草根,像是自然生长出来的。

Hi:蓝顶艺术项目会对整个城市的市民生活有辐射性影响吗?比如说大家都会过来参观?
刘:这是肯定的。因为成都艺术人口和氛围还是不错的,而且蓝顶又有一些艺术家住在里面。另外蓝顶艺术项目在农田之间,其实千百年来,成都平原对田园还是有一种很深的爱。所以应该还是会有很多人过来。(李明/文)
     
                                                   ——来自《HI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