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

“为什么要做一个独立策展活动?”采访活动组织者丁奋起

1)群落展·独立策展活动如何成为蓝顶艺术节的一部分?


今年的群落展·独立策展活动有三个特点:


第一、展览运行机制的规范化管理。蓝顶艺术节组委会提供展览空间和经费补贴,并给予宣传推广的支持(全国范围艺术专业媒体宣传并统一编印画册)。经过网上公开征集方案,蓝顶艺术节组委会和蓝顶美术馆学术委员会依据展览管理办法和评审程序,对参选策展人的策划方案、艺术家参展作品、布展方案和经费预算等相关材料进行严格审核,最终形成评审意见并对外公示;


第二、蓝顶美术馆后台支持,推出青年策展人。成都深居内地,当代艺术的发展虽然有前辈先贤的提携,但青年艺术家的成长和西南当代艺术良性生态的建设,是蓝顶美术馆立馆的根本职责所在。成都艺术批评的羸弱,尤其有必要助推青年策展人的发声,这也是策划本次独立策展活动的重要原因;


第三、风格多元,在过程中建构青年策展人的自我实践。成都的当代艺术传统以及地域文化特色,导致艺术家的工作方法单一,平面的架上绘画相对占主导地位。而本次的独立策展活动,有三分之一的展览是多媒体形态(易鸿策划的“空途”、郑之孩策划的“移花接木”、时玉玲策划的“我们如何成为世界的一部分”),这无疑是青年策展人对艺术新的可能性思考和探索精神的表现。


群落展·独立策展活动是本届蓝顶艺术节最为生动的环节之一,它的运作方式有点像双年展的平行展。我们希望蓝顶成长为一个开放性主体的概念,对人本的自由精神表达有所助益。本次独立策展活动有一半以上的参展主体便是蓝顶以外的艺术家,在相当程度上在接近艺术开放与自由的初衷。这即有的一切,使得独立策展活动成为蓝顶艺术节的有机组成部分。

失而复得的参展作品,张清聪

2)为什么要在蓝顶艺术节期间做一个独立策展活动?


临近艺术节开幕还有半个月……


9月4日,我正在美术馆办公室处理琐细的展览事物。下午3:00接到了“空途”策展人易鸿打来的电话:“丁老师,刚才我们在展厅里,发现张老师的一件作品不见了,是一件铝合金的梯子,放在展厅右侧墙角的红色有机板上,现场还有两个明显的脚印……”预感到事件的不良后果,我快速地来到展厅了解情况。在询问了所有的当事人、了解展厅钥匙的管理情况、并且查看了监控录像依然无果之后,又让展务部的同事再次排查现场所有的空间角落,最终在展厅楼顶发现的丢失的作品。原来梯子被做防水的工人拿到楼顶施工用了。


这次突发事件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当年马克·奎因的雕塑头像作品《自我肖像》,被工人无意中破坏的乌龙事件——修理冰箱的工人,因拔掉电源插头,导致储存在冰箱里,艺术家用自己的血液冻结而成的作品化为一滩血水。


艺术离我们的生活到底有多远?成功艺术家难道只是左手雪茄,右手红酒的艺术圈明星,而不成功的艺术家就是一群不修边幅,游手好闲的社会蠹虫吗?为什么艺术家就有权利将一件生活中的实用器(梯子)转化为所谓的艺术品呢?基于以上的,甚至还有其他可能想到的那些疑问,再次强调了群落展向市民开放工作室,以及独立策展活动中非架上的,实验性的多媒体艺术样式存在、普及的必要性。没有参与就无法理解。美术馆便是链接作为艺术品的梯子和那位年轻工人之间的通道。在这个白盒子里,我们必然无法让所有的人驻足其中,但至少在期望更多的人参与的过程中,我们也无形地提升了自己。